惠安博大墓碑为您介绍以山为冢的科学性和审美价值

2020-04-26 10:39:13 fhstone 0

以山为冢的科学性

陵墓“垒土为山”耗资巨大。我国古代建筑发展到春秋战国时期极为崇尚高台,陵墓也同样“筑陵以象山”,夯筑高大的方锥状封土堆。秦国国君陵墓崇尚“以大为荣”,雍城陵区约为平方公里,构筑各类墓葬及隍壤的土方达万立方米,芝阳陵区大墓规模达平方米左右。秦汉时期,盛行择墓地于高敞之处,“凡葬必于高陵之上”,陵墓封土多作覆斗型,秦始皇从即位开始营造陵墓,用工人数最多时达七十万人。陵园面积仅外城穷土围墙以内就约平方公里,封土数重,现存封土高76米,鱼土为山的巨大形象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古绝唱。西汉皇帝陵墓也是耗资巨大,《汉书酷吏传》记载修建汉昭帝平陵封土时,“取民牛车三万两为僦,载沙便桥下,送至方上。”《长安志》引《关中记》云:“汉诸陵皆高十二丈,方百二十步,唯茂陵十四丈,方百四十步。”

图片关键词

而陵墓利用天然的山川地形则可不烦人事之工,直接减少了土方工程量,同时满足葬仪对高陵之地的要求。西汉时期楚元王刘交及其子刘郵均为凿山为藏的石室墓,《汉书楚元王传》载:文帝与楚国前二代刘姓楚王关系密切”,文帝很可能吸收楚王刘郵力主薄葬的思想加之防止葬陵被盗,所谓“丘陳弥高,宫庙甚丽,发掘必速。由是观之,明暗之效,葬之吉凶,昭然可见矣”,故采取了因山为藏的崖墓。但与刘交墓有高大封土不同,汉文帝霸陵是从平地挖坑,再用条石砌筑墓室,“因山为藏,不复起坟”。霸陵作为因山为陵的初级阶段,对后世陵墓的建制有着深远影响。


由于古代工程技术水平受限,很难再地下水位以下进行大规模的施工,要保证地宫坚固,最重要的就是选择土厚水深的风水宝地,“取其地势之高燥,无使水近夫亲肤”是保证陵寝工程坚画的重要条件。清道光帝在东陵宝华峪营建的陵寝就因为地宫进水而废止。

图片关键词

山可提供高燥的环境,符合古人对永垂不朽的向往。《汉书丙吉传》:“吉择谨厚女徒,令保养曾孙,置闲燥处。”颜师古注对“燥”的解释是:“燥,高敞也。”故圭域求高敞之地,首先是求其“燥”。春秋时期墓中已普遍出现了用积石加固、积炭防潮的构造。秦汉时期寿域择地对“高敞”的要求,其出发点可能首先在于防水以保证墓主及其地下居室和随葬品的安全。“为水浸而腐坏”,“遇暑雨多腐坏”的现象,为建设陵墓所警锡。《水经注渭水下》记载秦始皇营建麵山的防水处理工程的难度:“斩山凿石,下锢三泉,以铜为椁”。而汉文帝霸陵因山体已经提供“自然高敞”的环境,自然“陵不崇坟”,《史记孝文本纪》:“治霸陵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不治坟,欲为省,毋烦民”,晋人挚虞赋诗赞霸陵“体仁尚检,克己为君”,则是事实的另一个方面。



以山为冢的审美价值

中华民族崇山敬山的历史悠远。追溯至亮舜时期,黄河流域经常洪水泛滥,鲧采用堤工障水失败,縣的儿子禹采取“疏顺导滞”的方法,封崇九山,决泊九川,人们纷纷逃避到丘陵高地,把洪水引入疏通的河道、挂地或湖泊,最后成功平息了水患,因此春秋时代孔子有“为山九初,功亏一養”之喻,并形成“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等哲理,并进一步释山:“山水神祗立,宝藏殖,器用资,曲直合。大者可以为宫室台榭,小者可以为舟舆桴楫。大者无不中,小者无不入。持斧则斫,折镰则艾。生人立、禽兽伏;死人入,多其功而不言,是以君子取譬也。且积土为山,无损也。成其高,无害也。成其大,无亏也。小其上,太其大,久长安。后世无有去就,彳严然独处,惟山之意。”因此山不仅是天造地设之山,更是仁者心思神构之山,既是自然之山,更是审美之山,是君子比德的典范,由此对山的崇拜有了审美艺术上的升华。

图片关键词

《左传》谓:“社稷山川之祀,皆有功烈于民者也。”立德立功立言于世,其精神和英明也可千古不朽,“葬者,反本而归藏也,奉先以配五土,而一体于青山。”“配祀者,遗骨与青山相配,从而祀之。”“附享必致其归依,虽形骸之己化,配江山之莫违。”(《管氏地理指蒙》)正所谓青山埋忠骨,青山长在,英灵不灭,以锦绣山川的永恒崇宏,生生不息,来寄托后人对先贤的缅怀和景仰。

惠安墓碑

西汉霍去病墓是以“筑家象山”的艺术构思歌颂英雄的典型墓园,位于今陕西省兴平县境内。霍去病是西汉抗击匈奴的名将,祁连山是他六次出击匈奴、建立不朽功助的战场。据史载:“(霍)元狩六年錯,上悼之,发属国玄甲,军陈长安至茂陵,为冢像祁连山。”颜师古注円:“(霍墓)在茂陵旁,冢上有竖石,冢前有石人马者也。”墓冢高度概括和提炼祁连山窥峨险峻的战争环境,一方面把写实和写意结合起来,以巨石示险,并在险境中布置野兽石雕,增添深山和苍老的气氛,表现出野兽出没、告石嶙响、草木丛生的意境。另一方面,冢山为动物石雕提供了近乎天然的背景,石雕看似被漫不经心、杂乱无章地布置在乱草丛中,却与环境构成有机整体。霍墓石刻在似与不似之间着力表现运动、速度和力量,展现卧而疲、等待出击的临战姿态,如伏虎一蹴而发,卧牛警觉张望,“跃马”和“初起马”石刻马首与上半身是清晰的,但马的下半身以及部分蹄足却是混沛一片,出色地表现了战马奋然腾起之势。“野人嘴熊”、“怪兽吞羊”等等增加了原始山野的气氛。“马踏匈奴”石雕布置于冢前墓碑旁,一方面寓意霍去病生前在祁连山一带战无不胜,威震匈奴的战功,另一方面是对冢山所象征的山野林川荒蛮艰苦的战斗环境作烘托概括,使霍墓艺术内容与

形式达到了高度的统一。


中国陵墓历来刻意追求山川自然形势的完美,细心探究自然山水与人文景观的有机结合,并用比兴的思维把大地视为活的有机体,用艺术形象思维去领悟景观,将山水形势格局拟人化:伏虎形、云巾初月形、玉女弹琴形、莲花浮水形、雁阵形、飞鸾顾尾形、金鸡抱卵形、仙人舞袖形等。图片关键词


唐代高宗李治和女皇武则天的合葬墓“乾陵”通过“因山为陵,据势为阙,以山象形”的陵园艺术创造手法来建造雄伟的帝陵。乾陵以立体的拟人化的山川形势环境为基础,所在的梁山山势峭拔,东临豹谷,西邻漠谷。梁山有三个山头,主峰高据北端,南面二峰较低,东西对峙,形成天然的门阙。经考古调查,双乳峰都曾经过大规模的人工修整,经过垫高与平毁,形成了双峰对峙的壮观景象。从咸阳原上远观梁山三峰,犹如一位体态风韵的女人躺在茫茫苍穹之下,北峰为头,南面二峰为其乳,修长的躯体一直延伸至渭河。


首页
产品
加盟
客服